无法适应气候

2016-11-08 07:46

为抢救无辜伤者,政府垫付了100多万元,对他们进行了首期治疗。然而,部分重伤者的后期治疗费用,却如一个“无底洞”,吞噬着一个个家庭的希望。

受伤儿童郑彦,5月14日入住该院,进行二期治疗。其母亲蒋厚琴说,孩子双手畸形,目前已花去1万余元,全是自己凑的钱。

同时,有关部门已查封了涉事公司的账户。但由于此案还没有开审,资金也没有到位,伤者如果要进行二期治疗,费用必须先由自己垫付。

今年3月8日,一辆满载黄磷的货车在丹江口环城路起火、爆炸,69名无辜群众被从天而降的黄磷烧伤(本报曾作报道)。事发后,丹江口市政府已对伤者的首期治疗垫付了100余万元。然而,其中一些伤者还需进行二期、三期治疗,医疗费用却没有着落———

治疗出院后,他们又回到了学校。但明显感到,上课还经常感到头晕,尤其是,满头疮疤触目惊心。老师无奈之下叫他们戴帽子上学,以免别的同学受到惊吓。

在武汉市第三医院,目前只有两名被黄磷烧伤的孩子:12岁的杨超然和9岁的郑彦。他们是来该院进行二期修复治疗的。

但“3·8”黄磷爆炸,使这根“顶梁柱”遭受重创。现在,他的胳膊已伸不直,整个胸肋都疼,走路也不方便。耳朵上缝针的线,还没拆下来。家里一贫如洗,从来就没买过保险,他不知道哪里能弄到钱进行二期治疗。

据介绍,该学生险种,理赔额最低不少于4000元,最高可达6.8万元,但能拿到这个数的可能不多。

飞来横祸,从天而降。消防官兵、货车司机、数十名无辜群众被烧伤,连放学路过的学生也没能幸免。家庭的顶梁柱倒下了、受伤儿童的课程落下了、孩子们的身心受到极大创伤……令人痛心!

眼看着孩子要变成伤残,杨永国只好自己凑了2万余元,于6月19日再次把孩子送至武汉市第三医院,给孩子的头部植皮、进行手部功能修复。

王介绍,经了解,“3·8”爆炸的黄磷,生产厂家是丹江口某化工公司,用货单位则是河南新密的一家公司,双方通过一家中介公司达成买卖意向,由两名河南司机承运,但货车并无《危险化学品运输经营许可证》,相关单位也没对两司机的运输资质进行核实。

罗肖宜昏迷3天3夜后才醒来。出院后,从头到脚,满是疤痕。“家里吃饭都困难,咋有能力给孩子治伤?”说到伤心处,母亲沈春燕痛哭流涕。孩子的父亲在一家装卸公司打工,收入低微。沈春燕平时靠踩人力三轮车补贴家用,一家三口,至今挤在汉丹铁路路基下的一间简易棚里。

二期治疗究竟要花多少钱?家长询问多名医疗专家,得到的答复是:不好说。因为首期治疗主要是控制伤情,使伤口初步愈合,二期修复整形看起来普通,但牵涉到非常复杂的技术,医疗费用将远远超过首期。

痛定思痛,悲剧过后是反思。黄磷虽是“危险品”,可其本无罪。而比“危险品”更危险的是什么?是一些人对生命的漠然、对安全的麻痹、对社会的不负责任!(周保国)

因为无钱给孩子进行二期修复性治疗,无奈之下,一些家长只好用土办法给孩子们去疤。一名余姓家长介绍,他的孩子曾被医院下了《病危通知书》,总算抢救过来。后来,他就买来“去疤膏”等药,每天给孩子抹,一个多月下来,毫无效果。

潘、洪两同学,还算是幸运的。另一些孩子已经不能上学,或者因为手指被烧得变形,无法握笔写字。

二期治疗费 将远远超过前期

当地医院 无法进行二期治疗

他随父母跑到门前的汉丹铁路看究竟。只见三四十米开外的环城路加油站附近,一辆货车燃起了熊熊大火,消防官兵正在施救,附近站满了围观的群众。

没钱疗伤 只好用土办法去疤

黄磷爆炸时,正值一些学校放学。14岁的潘志豪和13岁的洪西昆,是同班同学,他们是在放学途中被黄磷烧伤的。

此外,二期治疗之后,可能还需三期或四期治疗,一个人的费用,就有可能达数十万元之巨。且要完全恢复正常,目前的医疗水平还达不到。

谁料,10多分钟后,车上货物骤然爆炸,围观的群众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,纷纷拔腿逃命,场面一片混乱。货车上失火的黄磷是剧毒化学品,发生爆炸后,黄磷四溅,落在人们头上、手上、身上,皮肤瞬间被烧焦了……

保险公司 理赔非常有限

丹江口市第一医院院长张振海介绍,由于技术条件达不到要求,该院无法为伤者进行二期修复治疗。

丹江口市政府部门,是否会为伤者的二期治疗再次垫付医疗费呢?记者多次联系该市政府部门负责人,未果。但据该市人大信访室主任王能学介绍,政府已为伤者在丹江口、十堰、武汉三地的首期治疗,共垫付100余万元,再为伤者的二期治疗拿钱,已不太可能。

此外,由于前期治疗花费巨大,已使该院自身处境困难。据介绍,该院是当地最好的医院,“3·8”事发后,先后收治70余名伤员,最后3名伤员直至6月23日才出院。这样大量地、集中式地收治伤员,该院历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
发生在丹江口的“3.8”黄磷爆炸事故,正是相关单位和个人漠视安全、违规操作造成:两名承运黄磷的河南司机,并无《危险化学品运输经营许可证》,相关单位也没对司机的运输资质进行核实。

因此,按《民法通则》有关规定,政府部门鼓励受伤群众提起民事诉讼,上述4方都可以成为被告,由法院调查取证,作出民事赔偿判决。

楚天都市报 记者蒋绶 特约记者龙桥报道

[编辑观点] 比“危险品”更危险的是什么?

何称,需要二期治疗的,可以凭医疗费清单等资料,到保险公司要求理赔。费用较大的,公司也可以预付。但目前公司只收到4名学生家长的报案。6月24日,他们已对其中3名学生每人预支了5000元。这也是“3·8”事件后,该公司支付的第一笔理赔费。

这些伤疤是在3月8日留下的。那天傍晚6时许,罗肖宜搬着小板凳在自家门口写作业。突然,风卷着黑乎乎的浓烟,直逼而来。

地方政府 鼓励伤者诉讼

中年汉子杨明国,也是黄磷爆炸的受害者之一。他原来是一家的顶梁柱。爱人下岗十多年,大孩子已经上初中。他本人先后在甘肃、河北等地打工,维持全家生计。

不仅如此,炎炎夏日,他们如果不戴帽子出门,常会被人指指点点,像看稀奇一样。孩子们的心灵受到极大创伤。

目前,已有30余名受伤群众,联合到武汉请了律师,正准备起诉。

黄磷,剧毒,性质活泼,极易自燃,是一种危险化工品。正是因为其危险性,国家对其生产、运输、使用都有强制性规定。

杨超然的父亲杨永国介绍,孩子被严重烧伤后,于3月10日被转到武汉市第三医院治疗,直至5月23日出院,原因是前期医疗费已超过4万元,丹江口有关方面催他们回去,可回去之后又没人管了。

在69名受伤群众中,像杨明国一样的成年人,基本没有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。只有在校学生,每人每年交40元,由学校统一买了保险。

受伤儿童罗肖宜一家充满无奈

据统计,这次医疗费共159万元,政府垫付了其中40万元,还有100余万元医疗费找不到下家。

两名消防官兵、两名货车司机、69名围观群众被烧伤住院,轻度烧伤者,无法统计。69名受伤群众中,有21名学生,罗肖宜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中国人寿保险丹江支公司理赔部主管何勇介绍:“3·8”黄磷爆炸事故发生后,伤者的前期治疗费由政府垫付,保险公司并没有进行理赔。

11岁的马智杰全身烧伤面积在20%以上,住院107天,直到6月23日才出院,头发烧没了,两只耳朵还粘在后脑上,大量的治疗还在后头。本来,今年秋天,他就要读初中了。

这意味着,需要植皮、植发、整形或修复关节功能的伤者,只有到武汉或其它医疗条件更好的地方,进行二期治疗。

伤者家属 “我咋有能力给孩子治伤?”

七月酷暑,丹江口市9岁儿童罗肖宜满身伤疤,热浪中,他常感到奇痒难当,晴天头疼,阴天手疼,无法适应气候。

事发后,丹江口政府指示医院全力抢救,并垫付了首期医疗费用。

15岁的陈月烧伤面积达25%,曾被转到武汉市第三医院进行治疗。正值初三毕业,陈却不能参加中考,升学也被耽误了。